Yinode Blog

断裂,就一直断裂

赛博朋克与现代性危机: 到底什么是赛博朋克?

危机不可避免

作为一个玩家,我在两年前通关了一款游戏作品《赛博朋克2077》但事实上我并没有从里面感受到过多的赛博朋克的感觉,或者说这部作品我认为完全不具

为什么你只能听到你想听的:意义是如何展开的?

沉默!

语言的本质从来都不是用于交流功能的 - 拉康 知觉物已然被(语言)结构化了 - 索绪尔 今天我想试图讨论一个问题,当我们在试图倾听的时候,我们到底在倾听

为什么人会物化

符号的倒置

我的名字”解决“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的自我同一性问题,我如何能够得到一个稳固的符号学位置?我如何是我所是? 最初的主体的是匮乏的,或者说主体

“桌饺” 民族主义叙事的延续

如何度过现代性危机

巴迪欧曾经提出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中的人们正在活在一个越来越体验为“没有世界”的社会空间 以反犹主义为例,他展开了一个世界:哦,我们本来的生活多么

对【为爱冲锋的勇士】的意识形态分析

现代婚姻制的引爆

“为爱冲锋的勇士”这一事件本身的真实(Real)维度并不在于现实性的维度(事情的真相,到底有没有破坏婚姻契约),而在于人们对这个事件的观察之

主体间性的不可能性:孤独与尴尬

惧邻人如惧己

他者对我而言总是具有一种绝对的不可穿透性,一种绝对的异在与外部性,我能看见他者,触摸他者,但却永远无法真正的理解他者,所有的和谐共振不过是形

疫情下的上海朋友圈 - 对超我律令的反叛

对上海疫情和享乐的思考

淫荡的超我 如果说弗洛伊德的超我代表的是传统父权制的禁忌,那么拉康的超我则是一种淫秽的超我,他在象征法则的失败的裂缝之中生存,这种超我意味着法